烤鸭子

中考前不更了,我爱学习

(我的)男神饼×2

所以,官方默认了勇敢实在勇敢随时随地都能骚?

混一张英雄和黑英雄...

英雄饼干的儿童画

我觉得勇敢很像裸奔啊身上根本没有衣服
那么问题来了,勇敢到底穿的什么

是本人心中ss的沙雕日常了

【善恶】令人苦恼的关系①

*双胞胎设定
*莫名其妙的同名
*写作业到半的产物,超短,看情况更
*当然会ooc了我的宝贝儿啊
*他们属于彼此,攻受自在人心(屁

1.
学校里有对双胞胎兄弟特别奇怪,名字相同,于是他们的同学开始以他们的性子取称呼。他们之中的哥哥拒绝任何奇怪的外号(虽然还是会私底下给他取),于是大家都开始称呼他们为善恶。

哥哥恶性格恶劣,弟弟善待人温和。

善经常会被他哥搞哭——小学时候。

“小善啊,怎么哭啦?”

“我哥又抢我记者证混到小记者班里,现在他已经在市博物馆玩了。”

“.......”

“本来应该是我在那的!”

2.
一开始这对兄弟都不是意外的能打,所以善这头软绵绵的小羊总会被人欺负。初中他们不同班,善经常被欺负到跑到厕所偷偷哭,每次回家恶都要被质问一遍“为什么你弟弟眼睛肿成这个样子?”

恶也试图弄明白过,真的,他问了,但是善只是一直摇头抓着他自己的衣角。急脾气的恶当然受不了,“好吧!既然你不想说那就算了。这又不关我的事!”

但那也是嘴上说说。

他偶尔会去他们班人堆里找善。中午这时候恶他们班才准备下课,而善已经“享受”完这顿午饭忍着眼泪去厕所清理衣服上的食物了。恶在打铃前先以“上厕所”为借口提前来到食堂,一进去就被一声“瞧瞧谁回来了”吸引注意力。“谁?我?”恶惊了会儿,他以为自己“提前下课”被人识破了。而对方也正好以为他就是跑回来的善。

“现在想学你哥扮酷了?”恶认出来了,善他们班的混蛋杰特。他舒了一口气,没被发现,只是被当做了自己的弟弟。恶皱着眉走到杰特面前,杰特一桌人笑得更加欠揍。“怎么着?小哭包。”

哭包?还不赖,符合他。恶想着,翻了个白眼。“你翻什么白眼?”杰特的声音再次进入他的耳朵,“我觉得赞同而已。”恶回给他一个bitch脸。“你小子哪根筋不对?刚才的饭菜你都吃完了?我觉得你应该回厕所再吃一些马桶里的东西。”杰特站起来,拉起恶的领子。

“哥?”善刚进食堂低着头准备再打一份午餐,偷偷瞄一眼杰特的饭桌怕他们再找自己麻烦,却看到杰特扯着自己坏脾气哥哥的领子...这不是个好事。

杰特一愣,拉着恶的手松了松,眼睛看着善。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本来正打算这么对待我弟?”杰特发誓他听到恶按响手指的咔嚓声了。

结局当然是恶不顾一切的朝杰特的脸打去,他身边的人都被吓到退开。当杰特以为恶终于消停之后,恶抢来了——汤还没倒干净的——锅,不大不小正好套的上人的脑袋。他手里拿着塑料盘子:“你他妈还动我弟?”接着是一记猛击。

三两下之后杰特晕倒了,满脸血的被送到了医院。

“他疯了,他绝对疯了,他像个疯子。他打架是不顾及到后果的。”同学们都这么说。

善暗自想了想或许自己应该强硬些,至少不会被人欺负,不然当哥哥发现之后可能又要垫某人的医药费了。

3.
恶的脾气令他为一般所谓“书呆子”的孩子害怕,他不主动欺负别人,但一旦他向你问作业,就是交给他世界会毁灭也得交。

但他如果那天心情正好或许会到隔壁班强迫他的弟弟来替自己一节课。可怜的善。

4.
自从他们上高中,在学校相遇的时间便越来越少。

恶有一大堆超酷的朋友,他也算个学校名人了,他在学校球队里担任重要职位,几乎每一周都会去参加某人家里的派对。他会喝到烂醉再打电话给自己弟弟,把脸通红满嘴胡话的自己交给他之后放弃思考。

善则专注于学业,偶尔会被老师鼓励参加话剧表演,他也健身,但不和男生们流着汗在草地上滚,直到衣服彻底变黑。善会在早上骑着单车来到学校,在放好单车后拿着两人的早餐来到学校大门等待从朋友跑车上下来的自己的哥哥。

两人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5.
善其实从小喜欢自己的哥哥,因为他很酷,并且很厉害。当然不是指学习方面,恶很少扮演被欺负的那个,他通常都该是踩着人问“还有谁”的角色。

然而这么多次看到那个喝的烂醉迷迷糊糊的恶之后,善觉得那种喜欢可能不能再被称作对兄长敬佩的喜欢了。

“糟糕。”

TBC.

男巫Tim捡到一个小恶魔Lindsey,回家第一件事是让他换衣服,送一个晚上睡觉抱着的玩偶,然而Lindsey好像不太喜欢这样,但Tim并没有介意,反而乐在其中

好吧我不知道Tim穿的什么骚衣服我只知道我脑壳坏掉了,画风好像也变了,第二张还没画出来就先这样吧

其实Lindsey太小翅膀没露出来,角没张开只看得到露出来的一边

随便涂了下,就是咖啡店那里的

【少林上门提亲】
一个可能没有人看得懂的公主抱,单身狗们情人节快乐👏

还是敏感词,绝望
凑合看吧?

试试看这样行不行
可能不清晰
ooc慎入

摸鱼使我快乐(

“什么?牵手?男朋友?你叔我绝不允许!你还是个孩子!”

改图除草,今天突然想起来自己是个破画画的
p1-2改图 p3原视频
(非常粗糙了(。

鸟宝宝:这底下到底是什么鬼,拿来辟邪的吗,为什么不快点从我脚边拿走???/ 试图用报纸遮住自己的视线

摸鱼摸着摸着摸出这个蠢东西(
话说那是桶(别打我

不知道摸了个什么,就这样吧x
我可能会在瓶颈中窒息x
学习去,学习!每天给自己洗脑一遍,我去学习去👋
(猫耳和尾巴只是饰品!!!

摸鱼摸鱼,摸kj

p1-2图,p3梗来源
祝食用愉快

(大概是一起出门买东西,一直看着清单没理善的恶和话多善x)

空间看到改的瓦成!!!

huh...一张小荷兰虫,画的不是很像

就是想画神父了而已(好画嘛)
我不说你们都看不出来恶的身份

晚自习回来速涂个上课睡觉的玉哥(刺青那集,有年龄改动有乱画衣服(呸))
除草,除草,刚开学两周就累成狗,以后真要在欢声笑语中打出gg

这个!!!是!!!!!和 @Yy•Carl 爸爸一起画的贺图(我字丑,俩人都不会写字系列)

我线稿她上色!!!!!羡慕色感好的人!!!!!!顺便希望大伙儿能看看yy爸爸的pom钥匙扣!!!(我属于待在圈里不产粮的x

恶的七夕求爱记?

*急到乱写
*不要在意为什么美国人知道七夕
*在意细节你就输了

恶成龙走在街上,他想要忍住怒气,尽量不对路边的垃圾箱下手。他也不想在七夕节和善成龙闹别扭,这不是他原本的意愿,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已经被赶出家门了。

他靠在路灯旁郁闷着,手机铃响起他才发现自己临走前拿走了手机。

“喂,斗殴还是抢劫,乐意为您效劳。”正在气头上的恶成龙说出这句话,他还真有点希望有人拜托他去打架。

“什么?不,我是小玉,龙叔你得回来,今天..哦,今天可是七夕。”

本来就皱起的眉头在听到自己侄女叫自己回去之后仿佛两根要缠在一起的线:“不,他不分青红皂白的赶我出门我才不回去。”

其实小玉知道,她两个叔叔吵架的原因在她身上,但她不打算坦白,想出了个法子让他们俩和好。

他们争执的无非是谁又拿了虎符咒分开..成龙。善成龙虽然很不情愿,但也接受了必须和他合为一体的事实,但恶成龙从未表态过,一直以来的态度让人觉得他就是很排斥作为成龙的一部分。所以,在今早两人突然分开后,善成龙就在怀疑是恶成龙趁自己不注意拿走了虎符咒。

依照恶成龙的暴脾气,肯定是和他大吵了一架。就在要撩起袖子打一架的时候,善成龙突然很严肃的叫他出去,把他吓愣了,真就骂骂咧咧的出门去了。

于是他就来到了街口,靠在路灯上。

“你要学会包容,知道吗,他今天起床的时候可能撞到了脑袋心情不太好。”电话另一头的小玉偷偷摸摸的说道。

“包容?我觉得和他赌气一天更好。”

“但那不酷,对吧?你应该知道的,你本来是很酷..呃...直到你真的离家出走。”

恶成龙拿着手机想了有好一会儿:“给那个娘们儿唧唧的家伙道歉可不容易。”

“太好了!你决定道歉——没关系,我会给你出主意的。”

小玉大概抱着手机和恶成龙聊了有一个半小时,她从坐在桌上到在走廊来回走动,不停的想着能让她的善龙叔高兴的法子,以及,还得先考虑考虑恶龙叔能不能厚着脸皮干出来。

某人被赶出家门是早上九点钟,一直到十一点半才放下手机,开始在各个商店间奔走。实际上,他的侄女也没闲着,跑到十三区霸占了一个空房间,还偷来了一些符咒。

也就是到了下午五点多,太阳就已经要落下了,有些昏暗的蛋糕店里恶成龙抱着等身玩偶在等定制蛋糕。他不明白这玩偶他的另一半到底会不会喜欢,他只知道自己肯定喜欢不来,并且后悔没有先来拿蛋糕再去买玩偶。

就在这等待的时间,他随便数了数自己的购物单,开始觉得自己也往少女路线走了。粉紫粉紫的新衣服就不说了,还有草莓蛋糕和熊玩偶,他才开始猜测是不是自己侄女设的计。

“先生,您的蛋糕已经好了。”女店员拿着打包好的蛋糕走过来。

“好。”

“您女朋友真有福气。”

“什么?”

“抱歉,恕我多嘴。您买那么多东西就是为了讨她欢心吧?”

恶成龙想了想,也未尝不是吧,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您瞧瞧...”女店员看了他一会儿“玩偶、衣服和蛋糕。我提个建议,加上一束玫瑰花,她肯定会更高兴的。”

店员自己握着自己的手,期待的看着他,一直在眨的眼睛让恶成龙想起自己的侄女,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她。结果被那一大束玫瑰差点掏空钱包。

他右手抱着玩偶,拿着新衣服,左手提着蛋糕,腋下夹着玫瑰。恶成龙想要快点回到十三区去,希望小玉已经布置好了房间。

路过转角的一家电影院,他又被人拦了下来。手里拿着牌子的男人挡在他面前,笑着看他:“都是买给女朋友的吧?”恶成龙嘴一撇,露出疑惑的表情。

“先生,这是我们影院最新上映的爱情电影,影票不贵,今天买一送一。”

恶成龙想了想或许不错,而自己看了片名也比较感兴趣,也就答应下来了。他空了的钱包里塞了两张奇怪的电影票,票根有点粉红,他这一天真是被各种粉包围着。

早早就布置好房间的小玉跑到老爹的店里骗善成龙到十三区去,用了个很烂但很有效果的借口——

“布莱克警长找不到梳子了!他太忙拜托你去买一个新的给他!”

“他要梳子干什么,梳眉毛?”

“哎呀他就是这么说的,你管他梳不梳眉毛,说不定眼睫毛都梳。”

时间不早不晚刚刚好,刚蒙上善成龙的眼睛恶成龙就已经来到了门外。

对于恶成龙来说,整个房间给他的感觉就不太妙,满眼粉白粉白的,作为一个大老爷们儿真是受不了。但是仔细一看,又有点微妙,或许小玉已经尽力了。十三区粉白的东西是真不多,已经把小玉逼到用油漆随便喷在汽车轮胎上,在中间放个枕头然后铺上一层毛毯来充当矮座椅。

把玩偶放在角落,恶成龙看着坐在桌前的另一半,心想着或许这称呼还能有它的另一层含义——真正的另一半。小玉接过蛋糕放在桌上,悄悄趴在恶成龙耳边告诉他怎么做,然后出了房间顺便带上门。

“我可以把这个从我眼上拿走了吗,小玉?”

“可以。”

听到恶成龙的声音,善成龙反应也不是很大,恶成龙仔细听了才发现他刻意装出来的严肃的语气。

“小玉呢?”善成龙已经把蒙在眼上的布拿走,他今天真的跟吃了火药似的。

“你先等等。”

恶成龙跑去拿藏在玩偶后面的玫瑰,顺序在他大脑里或许已经被打乱,他决定直接跳到最后一步。

拿着一大束玫瑰的恶成龙站在善成龙面前好一会儿,他俩都没用说活。恶成龙是在后悔自己做出要道歉的决定,而坐在椅子上的善成龙是真真正正的被吓到了。

“搞..搞什么啊...”

善成龙看到桌上那装饰有爱心巧克力的蛋糕,被吓得不轻,抓着桌布扭头惊恐的看着恶成龙,然后又瞥到了墙角的玩偶和装有新衣服的袋子。

“不是,你那是什么表情啊?”

恶成龙直起腰板,阴影笼罩住善成龙。

“你..今天可是七夕。”

“我知道啊。”

“你这是...”

“给你买的礼物,对了,我还顺手买了两张电影票哦。”

善成龙的脑袋已经完全当机了,他一直搞不懂自己另一半的想法,现在变成了恐惧他脑子里的所想。

“不..那都是情侣干的事情吧?”

恶成龙把玫瑰扔到善成龙怀里,站在原地想了想。他的表情真的看上去像是有好好想想——他拿出了口袋里的电影票。

“虽然挺讨厌你娘们儿唧唧的,但是也不是不可以啊。”

“啊??”

“你愿意做我的另一半吗?我是认真的。”

善成龙又低下了头,恶成龙正要叫他的时候他便扑了上来,把恶成龙扑倒在地上,弄得玫瑰花瓣掉一地。

“兄弟——!我真的好高兴!”

“什么?你先从我身上下来!”

“不,快去看电影吧!”他拿过恶成龙手里的电影票,“时间快过了!”

“你原谅我了?”

“当然,兄弟!我或许要改口叫你男友了。”

“你就不能先从我身上下来吗?电影还看不看了?”

“再一会儿..我想你可能需要男友的一个亲亲——”

“便宜你了..只准亲脸,第一次亲亲主动权要在我手里。”

FIN.

背景废上线
七夕节快乐
那只手是我!(才不是)
[论我给我男人拍照的姿势]
满脸嫌弃的恶(不)

“所以,龙叔,塞姆或者[成龙]?我需要一个人和我一起去舞会。”
“你为什么就不能选个女孩子做你的舞伴呢!”
ummmmm......突然画新成龙,吓死你们(bushi)

摸了两张鱼,然后发现自己化学试卷没写(完了完了
很想吃侄叔粮嗝,年下攻无限好

(偷偷喊一声徳西玉三角好好好好好

© 烤鸭子 | Powered by LOFTER